01

幼雛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鳴啼破殼而出,銀黑色的羽毛在月光的照射下,映著詭詰的光芒。

是一出生即長齊羽毛,稱霸天空,成年體翼展至少有十公尺,使各種生物聞風喪膽的─王鷹,就算是龍遇到了王鷹也要退讓三分,但王鷹族是相當遵從龍族的,龍與王鷹的關係就像是君臣。

「阿嗚?」幼雛微微偏頭,好奇的望著自己的父母,輕輕地抖了抖翅膀。

「我可愛的孩子…歡迎你來到這個世界…」雌王鷹說,慈愛地輕輕吻了吻幼雛,然後用頭蹭了蹭身旁的伴侶。

「來吧…過來吧…」雄王鷹用喙從剛抓到的羊羔上撕下一塊肉,喚著自己的孩兒。

幼雛聞到了肉的香味,輕撲翅膀,搖搖晃晃地向雄王鷹走去,然後輕輕一躍,吃下了羊肉。

「來來來,再多吃點」雌王鷹重複雄王鷹的動作,撕下了一塊肉,湊近幼雛,鼓勵著他再吃點,幼雛也乖乖的再次吃下了肉。

吃飽後,幼雛蜷縮在母親的腳邊打著盹,雌王鷹張開雙翼,把幼雛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,「快睡吧…我的孩子…要快長大喔…」她溫柔的哄著幼雛,幼雛在母親的哄誘下睡去。

「你說我們這個可愛的兒子該叫什麼名字好呢…向陽…」雌王鷹向著雄王鷹問道,她看著幼雛的眼裡滿是母愛。

「…隱玥…叫翔濤如何?」向陽湊到雌王鷹,也就是隱玥的一旁詢問,他把頭輕放在她身上,似乎快睡著了。

「恩…翔濤…這可真是個好名字呢…」隱玥輕蹭向陽一下後,把頭靠著他,漸漸睡去。

月光隨風輕撫過他們,好似在祝福著,這鷹的一家。

02

過了約半年,翔濤長的更強壯了,他總是喜歡到處逛,有時飛到山裡冒險,有時又飛去海上,回家的時間,越來越少,王鷹族只要學會了生存技能,就算未成年也會離開父母,而翔濤已經學會了,向陽和隱玥知道,他們的孩子離開家的時間就快到了。

一天,翔濤又飛進山裡,飛過林間,一次又一次的盤旋。

「我看看,我看看,今天吃啥好咧?」翔濤喃喃的說,突然一隻公鹿闖進了他的視線範圍,「就決定是你了」滿意的勾起嘴角,然後無聲地拍動翅膀,飛上了更高的天空。

俯視著獵物,雙眼微瞇,猛地,收起了翅膀,讓身體如箭一般,射向了公鹿,銳利的雙爪立刻刺進公鹿的脖子,公鹿想逃,但來不及了,翔濤的爪子陷的很深、抓得很緊,而且已經穿過了公鹿的氣管,過了約兩、三分鐘後,公鹿再次無謂的掙扎了幾下後,終於咽氣了。

正當翔濤要將斷氣的公鹿叼起,帶到較安全的地方好好享用時,突然有五顆子彈向翔濤飛去,他發現,立刻放下鹿,振翅閃躲,五顆子彈全閃過了,但又有兩顆子彈飛出,翔濤來不及反應,子彈分別打中了他的左翼和腹部,鮮血流出。

Fuck...痛死了」微微挪動翅膀,痛感隨即傳來,咒罵了聲,“逃也逃不快了五個人麼”翔濤暗自在心裡想,還邊大聲的說「臭人類給我來陰的等等就別讓我碎屍萬段!」再配上一副很高傲的神情,他知道,等等那些人類就會沉不住氣,自動從藏身處出來。

「幹!你這隻死老鷹!別太囂張了!你等等就別讓我們抓到!」果不其然,五個人從樹林裡跳了出來,帶頭的那個人大聲叫罵著。

「是誰抓誰…還很難說…」翔濤頓了頓,帶起一抹陰險的笑,「竟然有傷我的覺悟,就拿你們的血來獻祭吧…血債血償啊…」他望向那五人,眼裡閃動著殺意,仰天長嘯,揮動著雙翼,一道道銳利的黑色風刃襲向那五人,就在風刃即將碰觸到五人時,帶頭的老大從手中打出一道道的火焰,抵消了風刃,隨後其他四人也跟上了自己老大的動作,運氣,然後發射火焰。

翔濤驚訝了一下,隨即恢復鎮靜,因為人類會魔法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不過能擋住自己『黑風刃』的人類還是第一次看到,就算他們有五個人,可是看剛剛那招聯合攻擊,契合度很高麼…,「有點麻煩啊…」他低語著,與五人對峙。

突然,老大喊了一聲,五人一起發動攻擊,從他們手中發出的火焰合在了一起,在瞬間凝聚成了龍形,那火龍張大了嘴,伴隨著無聲的怒吼向翔濤撲去。

翔濤一個側身,火龍從他身旁擦了過去,他快速振翅打出無數黑風刃,火龍消散,他卻感覺側身傳來了火辣辣的痛,偏頭一看,右側的身體被燙傷,“被那火龍的熱氣弄的嗎…越來越麻煩了阿…”甩了甩頭,翔濤重新將思緒拉回戰鬥上。

再大戰了幾十回合,對方四人被翔濤打得無法戰鬥,只能倒在一旁的地上哀嚎,唯一還能戰鬥的老大也傷的不清,反觀翔濤,他的情況非常糟糕,左翼與腹部流著血、右側身體被燒傷,現在的他每呼吸一口氣,身體的痛就衝上腦門,甚至於撕扯著靈魂。

“用那招吧…雖然可能…”翔濤吐出一口氣,那痛又湧上,他在心裡想,然後把風集結到身邊,老大也凝結著火,翔濤與老大對上了眼,此時,他們內心所想的都完全一樣,「以最後一擊結束吧…」他們同時說,聞言,一人一鷹都勾起了嘴角。

「風魔亂舞!/炎凰戰天!」隨著法術名的喚出,翔濤跟老大的身前分別出現了黑風組成的惡鬼與烈焰組成的鳳凰,兩個法術都向對方飛射而去,它們撞在了一起,力量互相抵消著,最終,惡鬼略輸火鳳,它被火鳳強大的威力打散了,身上的黑風散了開來,其中幾道風刃打中了老大,老大吐出了一口鮮血,身體搖搖欲墜,可是他笑了,因為火鳳還在飛向翔濤,而翔濤已經無力防守了。

翔濤望著火鳳,它每揮動一次那由火焰組成的翅膀,就代表著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了,他想著“沒想到我最後竟然會是死在人類手上…明明到處修練了那麼久的…不甘心啊…”翔濤從口中發出了不甘的吼叫,雖然厚實,但那聲音聽起來格外的淒涼。

翔濤的視線模糊了,“血流太多了吧…”他閉上了眼,垂下了雙翼,靜靜等待著死亡。

「吼────」就在火鳳的熱氣灼燒著翔濤的那一刻,他似乎聽見了某種野獸的叫聲,兇猛中帶著不可違抗的威嚴,“估計是這森林的某處的霸王聞到了血味,想來飽餐一頓吧…”暗自想,身旁的熱度卻消失了,並有雙手溫柔的輕撫自己的頭,“奇怪…?算了…不管了…”他昏了過去。

03

「唔…」溫暖的陽光探進山洞,照在翔濤的身上,他微微張開眼,挪了挪身體,卻發現自己的燒傷都復原了,被子彈打到的地方子彈也被取出,並塗上了藥,包上了繃帶。

「我被人救了麼…」翔濤努力的去回想,但想不起一絲一毫,他只知道昏倒前有人摸了自己的頭,突然一個看起來年紀大約在15歲左右的少年走進了山洞,金棕的短髮被照的發亮,翔濤警戒的跳了起來,並低吼威脅著來者,但他仔細一聞卻發現,那年輕人並沒有人類的氣味,而是一種聖潔的,讓翔濤打從心底臣服的氣味,他立刻反應了過來,那是爸媽從他很小的時候就教導他的事,雖然翔濤還只是幼鷹,但這早已刻劃在翔濤的靈魂深處了。

而世上只有一種生物能讓王鷹心甘情願的俯首稱臣,那就是─龍。

「抱歉失禮了,王鷹族子弟翔濤,在此拜見大人,謝謝大人的救命之恩,敢問大人的名字?」翔濤行了一個標準的禮,然後怯怯的問著對方的名字。

「麥安捏啦,不用那麼重禮節,我又不是什麼重要人物,我叫音龍」少年扯開了笑容,說著。

「請問您是在旅行嗎?因為我記得附近並沒有龍穴」雖然對方那麼說,但翔濤還是下意識地用了敬語。

「不用用敬語啦,我聽著都不習慣了,你這樣好ㄍㄧㄥ,明明年紀只小我幾歲,放輕鬆放輕鬆,我還沒成年呢,被你這樣說感覺變得好老,如果你真的要用敬稱的話,那叫我音龍哥吧」音龍頓了頓,「我是出來修練的啦,為了遵守跟涼烯的約定…要變的更強…」說到了涼烯,音龍的眼神便不自覺的放柔了許多,聽了音龍的話,翔濤放鬆了許多,望見音龍講到涼烯時眼神的變化,他的眼睛賊賊的轉了一圈。

「莫非音龍哥你口中的涼烯,就是音龍哥你喜歡的人?」翔濤望著音龍,賊賊的笑著,音龍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起來。

「诶?還真的被我說中了?」聽到這句話,音龍的臉更紅了。

「好啦好啦,不鬧你了,音龍哥」翔濤說這句話的表情,讓音龍感覺自己好像救了不該救的東西回來。

「吶…音龍哥,可以讓我跟著你旅行嗎?」翔濤突然換了個認真的表情,這讓音龍想了想。

「恩,好啊」思考了一會兒之後,音龍答應了,「以後還請多多指教」音龍笑著向翔濤伸出了手,翔濤笑著也伸出了右翼,一龍一鷹的手與翼相握,契約,成立。

「那音龍哥陪我回家跟我爸媽說一聲之後,我們就出發吧,因為越早出發我就可以越早見到『大嫂』涼烯了」翔濤臉上掛著惡質的笑容,說著,音龍的臉又再次紅了起來。

04

「爸、媽,就是這樣,我決定要跟音龍哥出去歷練了」翔濤跟父母說清了來龍去脈,提出了最終的要求。

「恩,你也是時候離家了,盡情飛吧,我的孩子,飛遍世上每個角落」向陽邊用翅膀環著隱玥,邊忍淚說著。

「爸爸…媽媽…」看到這副景象,翔濤的淚幾乎要流了下來,他最後一次呼喚著父母,「再見了…」然後振翅飛離。

向陽與隱玥目送翔濤飛離,等他飛遠了,他們才敢哭出來,因為他們怕翔濤擔心。

與音龍會合後的翔濤,淚水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,音龍什麼也沒說,只是用翅膀圍住翔濤,安慰著他,他懂,他懂那種離開父母不捨的感覺。

「好啦,我們走吧」待翔濤心情平復,音龍開口,「恩」翔濤點了點頭。

對望了一眼,兩人都揚起了笑容,然後他們同時振翅飛起。

─有如那來去自如的海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The End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總共字數:3535字

我打完之後看字數都被我自己嚇到了阿XD

之前是字不足,這次是爆字啊XD

就醬,我要去打衍生文了,掰掰(滾走(謎:喂!那你其他的稿咧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龍龍 的頭像
龍龍

自由之翼

龍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