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、

我知道我很像男生沒錯啦...不過你也不必跑到角落去畫圈圈吧,還用那麼哀怨的表情...

喂喂、大大,你身邊冒出那些黑嘛嘛的氣場是啥鬼阿?!

算了,先不跟你講了,我再不快點的話會趕不上的。

先走囉,掰掰。

01、

我在往學校的路途上前進,身後的擋泥板隨風微微擺動著,把手上的牛角也閃耀著光芒,騎著它,當然帥氣度破表,我的這台愛車可是我親手改裝的呢。

騎到了常去的那家早餐店前,我停下了車來,這家早餐店的老闆和老闆娘的女兒曾經是我國小同學,所以他們都對我很好,有時候會免費請我吃早餐呢。我下了車,走了進去。

「早安,今天早很多喔,現在才六點半呢」老闆娘笑笑的向我說,我笑著點點頭,也回她一句早安,「今天要大冰紅然後原味蛋餅」我看著菜單說,站在工作檯前的老闆立刻開始煎蛋餅,香氣隨之四溢,老闆娘則從冰箱拿出了冰涼的大杯紅茶。

不一會兒,老闆娘就將蛋餅與大冰紅裝進袋子,遞給了我,我則是遞出了三十五元,「叔叔、阿姨,再見」接下了我的早餐,我向他們說了聲再見,隨後騎上我的愛車,繼續前行。

再往前騎了一點,我看到了某個我從小就很熟悉的人正騎著車向學校的方向去,他淡紅棕色的短髮正飛揚著,他是背對我的,我的雙眼賊賊的轉了一圈。

「俊瑋兄!!」我故意騎到非常靠近那人的距離,然後大喊他的暱稱,「靠夭喔!」俊瑋車身一歪,差點沒翻過去,他穩住車後轉過頭來,看到是我,立馬給了我一句靠夭。

「哈...哈哈...」我笑了笑,然後加速超車過俊瑋,「塊陶阿~」我故意拉長音大喊,我聽到了身後俊瑋的輕笑,然後是踩腳踏車的聲音,「賣造!」他帶著笑意喊。

我們就這樣追逐了好一陣子,「大大,饒了我吧,小的我下次不敢了」我開口說,此時我跟俊瑋已經是並排行駛了,「好吧,這次我就大發慈悲的放過你」他說,我們兩個對上了視線,然後一起放聲大笑,我們都知道一定會有下次。

 「ㄟ,俊瑋,你覺得我們今天會收到多少阿?」我問,金棕色的髮絲因逆風而向後豎起,「可能就一人十幾封吧,這已經是平均值了」他說,此時已經可以看到學校紅色的校舍了。

「現在幾點了?」轉頭問。

「七點零五分」望手錶。

「老樣子吧?」揚起笑。

「不然呢?」挑眉。

然後我們同時轉進一旁的小巷,走進了雜貨店,向老闆點點頭打了個招呼,我們找了張雙人桌坐下,然後我拿出書包裡的撲克牌。

「今天玩一場五十?」我問,「好啊」俊瑋笑著說。

十五分鐘過去,七點二十分的鐘聲響起,我們總共打了四場大老二,一人各贏兩場,「唉,又是沒輸沒贏,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分出勝負呢?」我帶著笑意說,俊瑋也笑了,他聳了聳肩並做出一副不知道的俏皮表情,我被他的表情逗樂了,所以大笑了出來。

「那走吧,時間差不多了」望向牆上的時鐘,已經七點三十五了,俊瑋起身,並伸出手要拉我起來,「恩」我應了一聲,右手拉上他的手,借力起身,「明叔,再見」我們向明叔,也就是老闆揮了揮手,明叔笑著說了聲下次再來。

我們騎上腳踏車,騎了幾步就到了,望向校門口的兩個糾察志工,他們點點頭,其中一人在本子上飛快寫下幾個字,「赤狼哥、灰狼哥好!」兩個糾察志工笑著喊,我們也回以一笑,然後我們就下車,直接走進學校,停好車後我們邊聊天邊走向教室。

你問我為什麼剛剛那兩個人叫我大哥?我跟他們說沒差的阿,這間學校裡面的人,輩分比我小的都嘛叫我『灰狼哥』或『仕昀哥』,很少人叫我是帶『姐』字的,順帶一提,俊瑋他又被人稱為『赤狼』。

「嘿~大家好~」俊瑋走進教室,一個跨步站上講台,奇怪的表情配上那搞笑的聲音,保準讓你噴笑!所以我們班一陣哄堂大笑,我還看見某同學笑到整個人翻了過去,「哈哈...下台啦!再笑會出人命阿!」我忍笑的從書包裡掏出一疊考卷,邊揉成紙球向台上的俊瑋丟去,邊指著那個都翻過去了還在笑的人喊。

「好啦好啦,不玩了」俊瑋揮揮手,坐到他的位置,從右數到左的第四排第五個座位,而我則是坐在他的右邊。

我們班有三十個同學,十五男十五女,我們班的桌子左右是併桌的,理所當然,我和俊瑋的桌子也是併在一起的。

坐在我前面的男同學,開始清空桌面,「來喔,每日一賭又開始了喔,今天到底是俊瑋還是仕昀贏呢,要下注的快點噢!」他喊,拿出了一大疊信,並用粉筆在自己桌上畫下一條白線,白線左邊寫著我的名字,右邊則是寫著俊瑋的名字,有一塊空白的地方則寫著平手。

同學紛紛圍到他座位旁,在白線左邊或右邊放下十元、五十元或一百元,他坐到了桌子側邊,「下好離手」他勾起嘴角,表情像是獵物到手的肉食猛獸,我和俊瑋交換了一個眼神,看來又是一樣的結果──

「莊家通殺」他攤開那疊信,緩緩說出,無視圍在他身旁、楞住的同學們,把錢通通收起,「吼~你又通殺了,請飲料啦」坐在他左邊、綽號叫夜犬的男同學勾著他的脖子說著,「請客!請客!...」同學們一同喊著,「好啦,我請客,不過你們先問過後面的兩位大哥,大哥們同意了我就請,訂飲料可是他們在管的」他向後偏了偏頭,從這個角度我可以看見他正在偷笑。

此話一出,我和俊瑋立刻被二十七道視線盯住,感覺有點像被蛇盯上的青蛙。我們相望了一眼,「「雙手贊成」」我們異口同聲的說,並舉起雙手,他們的視線這才轉開,「呼...」我鬆了一大口氣的攤在桌上,「「海龍,你很無聊」」我們同時翻了個白眼給罪魁禍首,並再次異口同聲。

「對不起啦,原諒我嘛~」海龍整個趴到我們桌上,可憐兮兮地望著我們,我在一瞬間似乎看見了他頭上有著垂下的耳朵,「隨便啦...」我最受不了別人用那種像是被拋棄的動物的眼神看我,並跟我請求些甚麼了,所以我直接轉頭看著窗外,隨便回了一句,掩飾著我的心軟,「好啦,既然我們的仕昀大大都原諒你了,那我也原諒你吧」俊瑋也開口說,我知道他一定是搖了搖頭,並無奈地笑了,「耶~俊瑋跟仕昀最棒了,最愛你們了」海龍開心的喊,像是一隻得到主人獎賞的小狗。天啊,再這樣下去我會受不了的。

「來,這是今天的份」海龍把他桌上那疊目測約有五十封的信放到了我跟俊瑋的桌上,「仕昀,這些你的」俊瑋大略翻過,從中取出一半的信給我,我算了算,剛好二十五封,「媽呀,今天好多」我嘆了口氣,把信攤在桌上,每一封信上都不約而同的畫著個大大的愛心,寫著給仕昀或灰狼...你沒猜錯!它們就是情書!

「我知道我很帥沒錯啦,但也不用這樣對我吧...」我邊拆信邊碎碎唸著,從小到大,俊瑋收到女生給的情書我還能理解,但我也收到一堆女生給的情書是怎樣啦,有時候我收的情書甚至還比俊瑋收的還多,而且那些寫情書的女生也知道我是女生啊...難道我真的太帥?讀著信,我有點自戀的想著。

等我跟俊瑋把回信給全部寫完,拿給海龍之後剛好八點,代表早自習結束的鐘聲也傳來了,「赤狼、海龍、夜犬、雪豹、白熊、嵐虎,今天十點我們七獸王出巡,下午再順便帶飲料回來」我說。我是七獸王裡的灰狼,是這個地區掌握極大權力的組織成員之一,我因處理事情時眼神冷酷,就像狼狩獵時的眼神,所以被人稱為灰狼。

「知道了」白熊懶懶的應了聲,他頭髮亂翹、睡眼惺忪,一副剛睡醒的樣子,「恩」其他人則是點了點頭表示聽見。

都說到這裡了,那我趁這個機會,來簡單介紹一下七獸王吧。

赤狼,本名林俊瑋,髮色紅棕,性格─開朗外向,是大家的開心果,擅長外交方面的事務,我跟他從有記憶以來就認識了。

海龍:本名黃騰熙,髮色深棕,性格─嘛....傻憨忠犬一隻,但在與賭博有關的事情上會變得非常聰明。

夜犬:本名蔡鼎浚,髮色米黃,性格─很嗨的大狗一隻,但平常比上面那隻還聰明的多了,意外地擅長處理文書資料,兩隻狗狗(?)的感情非常的好。

雪豹:本名郭品瀚,髮色暗紫,性格─傲嬌大貓一隻,看起來對我們總是愛理不理的,但其實非常在意,對於金錢的敏感度極高。

白熊:本名陳煥安,髮色雪白,性格─有點懶散,總是喜歡賴在我們身上打盹,尤其偏好嵐虎,據他本人的說法是因為嵐虎睡起來最舒服,善於整理情報。

嵐虎:本名李義勳,髮色湛藍,性格─溫柔穩重,對人很好,但有腹黑的一面(小聲),是我們七人裡面較有理性的人,擅長收集情報。

這些,是我的兄弟、是我一輩子的伙伴。汙辱其中一人?

可以試看看,

只要你不怕我們這些『不良份子』找上門的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龍龍 的頭像
龍龍

自由之翼

龍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