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、

七彩炫目的燈光自天花板的旋轉玻璃球折射而出,我坐在舞池邊的沙發上,音樂在耳邊迴盪著。俊瑋、騰熙、鼎浚、品瀚、煥安、義勳以我為中心的坐在我兩側,我們一致的打量對面看起來大我們沒幾歲的年輕男子,與坐在他身邊、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兩名同伴。

「第一次來,知道規距吧?」我將身子向前傾,拿起桌上盈滿的酒杯,一飲而盡,再直直的望著對方,如獵者望著獵物,「知道,當然知道」他揚起一抹笑容,他側身向兩個跟班說了些什麼,其中一個人遞出了手上的皮箱,他從皮箱裡拿出了一瓶酒,遞給了我。接下了酒,我眼睛一亮,這瓶可是稀有的名酒『Vandals』,這國家很少人知道的,我知道我的表情一定是驚訝加上興奮,只不過幅度很小而已,「哈哈!你這個酒友我交定了!」他瞧見我的反應,立刻大笑的說,「久仰灰狼大名,我是震雷」震雷伸出了手,漂亮的貓瞳,映著褶褶的光。

聞言,震雷...雷翼幫的年輕幫主麼...我勾起了嘴角,「多多指教」我伸出手握了握震雷的手,他的手非常溫暖,「今天我請客,不醉不歸」我頓了頓,「只是,你有那個本事讓我醉嗎?」我向震雷投去挑釁的目光,輕聲說,震雷會意的笑了,眼神一橫,等同接受了我的挑戰,我身旁的六人與他身旁的兩人都嘆了口氣,他們八人對上視線,然後放聲大笑,在歡樂的氣氛中離開,給我們兩個準備拚酒的酒鬼一點空間。

拿起手邊的酒瓶,我將我們的杯子倒滿,「「我敬你」」我們同時舉起酒杯,然後一口飲盡。好久沒遇到這麼有趣的人了,興趣盎然的望著震雷,我這麼想。

01、

過了約三十分鐘,我和震雷邊聊邊喝已經喝掉好幾瓶酒了,我和他越聊是越意氣相投。

「不如我當你乾哥好不?」手上拿著一杯喝了一半的烈酒,已經有點微醺的震雷突然冒出這一句,「恩」我笑著,想都沒想就答應了,遇到這麼合拍的人要當乾哥,哪還需要考慮。

「以後如果有誰找你麻煩,帶著這個來雷翼幫找我,以後由我震雷當你的哥哥、你的靠山」震雷示意我靠近點,我乖乖地湊近了點,他幫我帶上了一條項鍊,項鍊上掛著個銀灰色戒指,它與我原本就帶著的黑色項鍊交相輝映著光芒。「謝謝哥」我終於止不住笑意,我打從心底的笑著向震雷─我的新哥哥道謝,「乖」他笑著摸了摸我的頭。

於是我們繼續喝下去,甚至玩起了划酒拳,只是這划酒拳玩得有點大,輸一次就是喝四分之一瓶。

「碰磅!!」正當我們喝得高興時,一聲巨響傳來。我們同時轉頭望向聲源處。「這什麼服務態度阿!給我們摸一下都不行!」只見一個已經醉到臉整個都紅起來的男人翻了一張桌子,不斷對嚇到跌坐在一旁的女服務生咆哮,他身旁的兩名跟班則不懷好意的笑著,並向女服務生湊近。那女服務生看起非常年輕,肯定是新人。「又來了,他們是都不怕的喔...唉...哥,我去處理一下事情,等等再回來陪你喝」我放下酒杯,站起身,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腳,捲起有點過長的袖子,並向震雷說。「我跟你去吧,保護妹妹可是兄長的責任」震雷也站起了身,他笑著說,「哼,隨便你」我微微瞪了他一眼,轉身走向女服務生的方向,我才不會承認我有臉紅。我聴到身後震雷輕笑了一聲,然後他跟在我旁邊。

猛地,我雙手各自出拳,撂倒了不斷靠近女服務生的兩個跟班,「哥,把她帶遠點」我開口說,語氣冰冷,我藐視的望著爬起、準備圍上來的兩個人,「沒事了,妳先跟我走,剩下的我們來處理就好」震雷蹲下來向她說,把她攙扶到吧檯,請夜店的服務人員將她帶去後台休息之後,走回了我身後。

「我給你們兩個選擇,一是直接去跟她道歉,再滾出去,二是被我揍,去跟她道歉之後,再滾出去」我微微抬起頭,望著帶頭的男子,「幹!拎北的事關你屁事!」他暴吼一聲,帶著兩個跟班圍了上來。

震雷衝了過去,一擊就打倒了兩個跟班,我則向前一躍,左手抓住了帶頭男子的衣領,右手拳頭不斷以最大力道往男子臉上招呼,「道不道歉?」打了十來下之後,我右手停下動作向男子問道,男子卻故意不說話,大概是看不起我吧。這時候附近幾桌正在喝酒的人都紛紛抄起放在腳邊的酒瓶,瞪視著那名男子,「我道歉!我道歉!」那男子連忙喊,他的酒醉可能都被嚇醒了,我不屑的一甩他的衣領,示意他與他的跟班跟上,震雷走在他們後面壓尾,我緩緩步向吧檯。

向吧檯的服務員打了個招呼後,她帶我們走進了後台,「小庭,有人找妳」她敲了敲其中一扇門,那個女服務生開了門,看到我身旁的三名男子立刻露出了恐懼的神色,「妳別怕」我輕聲說,並微微一笑,我瞪了他們一眼,「對、對不起!」他們三個九十度鞠躬的喊著,「記住,這裡是七獸王的地盤,不准在這裡欺壓任何人。在我灰狼的眼前,尤其是女的」再度拉住帶頭男子的衣領,我說。語畢,可以看見三人的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白的,照這情形看來,他們一定聽過了我們七獸王的名號,「好了,身上所有的錢交出來之後,你們就可以滾蛋了」我鬆開他的衣領,三人各從口袋裡掏出了幾疊千元大鈔給我,然後連滾帶爬的走了。這些錢大略看上去也有幾十萬,他們也太有錢了吧。

「妳叫小庭對吧,這些錢給妳壓壓驚,以後如果看情況不對的話就要想辦法離開,知道嗎?」我從一疊鈔票裡撥了一半給小庭,並叮嚀著,她點了點頭,似乎還未從這裏面反應過來,但吧檯的那個服務員輕輕的扶著她,兩個女生的感情似乎很好。看到這個情形,我放心地笑了,與身旁的震雷一同走出後台。

「對了,剛剛你在處理那三個人的時候七獸王的其他人怎麼沒有來幫忙?」震雷好奇的問著,「那你的同伴呢?」我挑眉反問著,然後跟震雷對望,兩個人瞬間都知道他們幹嘛去了,我們向著他們離開的方向走去。

「「果然...」」拐了一個彎,如我們所預料的,我們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們正醉倒在沙發上,口中還呢喃著夢話,「我們兩個拼酒的沒醉幾分,他們倒是全醉了」震雷望著他們,口氣無奈的說,「阿,我的酒沒拿!」我突然想起我的名酒,可不能忘了它,「我去拿我的酒」我用飛速跑到我原本的座位,拿了酒之後再跑回去。

「他們都醉成這樣了,我們就不能喝醉啦,只好回家了。我載你們回去吧?我今天開車來的」震雷嘆了口氣,扶起自己的兩個同伴,向我問著,「恩,謝謝」我微微點了點頭,笑著道謝。「噢對了,這是烈風,這是幻雨」他搖了搖左手扶著的人,再搖了搖右手扶著的人,「從左到右是海龍、雪豹、赤狼、夜犬、嵐虎、白熊」我先是扶起了離我最近的白熊和嵐虎。相信我,只有一百五十多公分的人,去扶一個比自己高一點的人和一個快一百七的人非常吃力。

我好不容易才把白熊跟嵐虎拖出了門口,「就是那一台」震雷用下巴指了指停在店門口的七人座休旅車,黑色的車身漾著銀光,車頭到車尾都散發著兇猛的氣息。震雷掏出口袋裡的車鑰匙、按下,嗶嗶兩聲,車門解鎖,他打開了後座的門,把烈風跟幻雨扶進了車內最後面的車位,然後換我把白熊和嵐虎塞進了最後面的位置,我之所以會用『塞』這個形容詞是因為實在有點擠。唉,算了,被人家載就別計較那麼多了,我邊說服著自己邊忍笑著。

我再次跟震雷走回了夜店,我向站在吧檯、剛剛帶我們進後台的那位服務員的招了招手,她馬上就走了過來。「這些錢幫我和他付帳,多出來的錢就請所有人喝酒。還有這些,是給妳當做小費的」我從剛剛獲繳的錢裡先拿出了幾萬元交給服務員,再拿出了七千元給她當小費。「別把錢還我,好好照顧好小庭吧。以後有人找妳們麻煩,就報上灰狼的名號,我灰狼罩妳們」見她準備開口把錢還我,我伸手把她接下錢的手握緊,並笑著說,「謝、謝謝灰狼大姊!我以後一定會報答您的!」她用清秀的聲音略微緊張的說,眼裡滿是真誠的神色。

我帶著笑向她擺了擺手,再轉身和震雷去把剩餘的四人扶到車上,之後我聽見了細微的嚎叫聲從一旁的小巷子傳來,「哥,你等我一下」我向震雷說,然後轉身跑進小巷。我尋找著出聲的地方,最後鎖定了一個擱置在垃圾桶旁、被闔上的紙箱,我一打開紙箱,就有三隻小狗毛茸茸的頭湊了出來,好奇地望著我。其中一隻還搖了搖尾巴,伸出舌頭舔了我的手一下,我可以清楚聞到三隻小狗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香味,是才剛被拋棄的嗎...?汪嗚...汪嗚...小狗們不斷地朝我叫著,並用小小的嘴巴輕叼著我的手跟我玩。啊啊不管了,三隻狗我灰狼還養得起!我把裝著小狗們的紙箱小心翼翼地抱起,然後走出小巷,上車。

一上車就看到坐在駕駛座的震雷用打趣的眼神看著我,「養狗不行嗎?」我系上安全帶,在前座喬了個位置,把紙箱放在我的大腿上,把試圖爬出來的小狗抓回去,再提出問句。「我沒說不行啊,那麼請問小姐,你家在哪裡?」震雷故意用奇怪的語氣說著,聲音裡帶著濃濃的笑意,「這條路直直走到底,左轉第一間」我望了他一眼,然後轉頭望著車外,怎麼連他也跟俊偉一個樣啊,我在心裡怨嘆。「你家到了...哇靠,你家有點大啊...」震雷望著我家,有點愣住的說,「還好啦,就是我阿公過世的時候分遺產拿到的,已經是最小的一間了」無視整個愣在那邊的震雷,輕輕摸了摸小狗的頭,我繼續說了下去。

「我阿公是大富豪,有三個小孩,兩男一女,然後六個孫子,五男一女。我爸是老么,我是我爸唯一的小孩。阿公本來要讓我爸繼承他的其中一間公司,但我爸從小就不愛讀書,老愛跟一些不良少年混在一起,最後變成了黑道大哥,那個時候阿公氣得說要跟我爸斷絕父子關係,但他狠不下心。」我彎了彎嘴角。「阿公臨終前把我爸叫了回去,那個時候我已經五歲了,阿公跟我爸叮嚀了幾句就嚥氣了,內容大部份都是要『小心點、注意點』,然後就是一連串的葬禮。阿公的遺囑上交代,遺產每人平分,也包刮我們這些孫子。」我用手比了比自己。

「我爸的兩個兄弟姊妹其實跟他感情很好,所以他們也沒有上演所謂的『遺產爭奪戰』。那時對大人的心情懵懵懂懂的我,選了遺產裡最小的一棟房子。在我上國中有獨自謀生的能力後,我爸就把我送來了我自己選的這棟房子,每個月固定寄生活費來,讓我自己生活,因為十歲的我跟他講:我以後也要當黑道老大!」想起以前的天真,我無奈地笑了,「我爸竟然答應了,而且跟我講不可以報出他的名號,要靠自己的實力闖出一片天,除非是緊急情況。然後,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樣了。」我呼出一口氣,結束了我的故事。

「對了,他們幾個前幾天也陸陸續續從親戚家搬來我這裡了,所以,哥,再幫我搬一次人吧」比了比後座的六人,我先下了車把庭院的鐵門打開,把裝著小狗的紙箱放在庭院裡,然後對震雷笑著說,「...好吧...」他嘆了口氣,然後又是一項搬人的浩大的工程。把人全部搬上去之後已經快十二點了,「那我先走了,我下次再來玩」震雷望了牆上的時鐘一眼,然後起身說,我送他送到了庭院的門前。「哥」震雷上車前,我喊住了他,他回過頭,「謝謝你」我笑著說,他也笑了。

「不用謝,保護妹妹是兄長的責任」上了車,震雷輕聲說,「我的名片」他遞出了一張名片,「這我的」我接下,並且也遞出了一張,「哥再見!」我向逐漸揚長而去的車子喊,並大力的揮著手,他則是按了聲喇叭回應我。我慢慢放下了手,走回了家裡。

「今天的月夜也很美,對吧?」望著窗外柔柔的月光,躺在床上輕撫著身邊三隻睡的酣甜的小狗,我輕聲說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龍龍 的頭像
龍龍

自由之翼

龍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onicagoetz
  • 我本來以為你很久沒寫文了
    (不好意思)
    後來才發現這一篇呢
    謝謝分享呀
  • 不會啦,有人來看我就心滿意足了^^

    龍龍 於 2013/07/28 14:03 回覆

  • 季棠
  • 好有個性的女孩子~
    很酷喔!灰狼^^
    加油,期待下一篇唷~龍龍^^
  • 謝謝www
    已經在寫了,不過離目標還有一段距離XD(遭巴

    龍龍 於 2013/08/18 15:2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