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、

初春,空氣中還帶有一點點寒冷的氣息,我們的制服換了季,變成了上半身穿短袖、下半身穿長褲,我怕冷,所以我依然穿著運動服外套。你問這種陽光明媚的好天氣,而且現在又是下課,我不出去走走待在教室幹嘛?當然是縮在座位上睡覺阿!喂喂,你翻甚麼白眼阿......

「阿你現在是怎樣?!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啦!蛤!供威阿!」我才瞇上眼不到一分鐘,外面就傳來了叫囂聲,不過沒有回罵的聲音。瞥了一眼教室裡,俊偉他們不在,應該是去廁所了,唉...只好出去看看了...我站起了身,走出教室。

「你是不會講話喔!」一個一年級的學弟不斷對一個三年級的學長大聲咆嘯,還一直出手推著學長,學長並不理會那個學弟,而只是望著我們教室的方向,他緊握著拳頭,身體的肌肉也是蓄勢待發的,但是並沒有出手,可見這學長對人家地盤的尊重還是有的,你不要看我們這些『歹仔』平常好像目無法紀、無法無天的樣子,我們也是有所謂『原則』的。

學長看見了我,原本繃緊的身體很明顯地放鬆了許多。我瞇起了眼,陽光對著我,所以我看不清楚他的臉。一片白雲飄過太陽,暫時遮住了陽光,我這才看清楚他的臉,夭壽,葉楓怎麼來這了。

「在我地盤門口鬧,你是不想走出這間學校了嗎?」我走近兩人,面帶慍色的向那個學弟說,學弟轉頭上下打量了我一下,眼裡閃過許多複雜的情緒,有輕視、腦怒等...他並沒有認出我就是灰狼,看來要多多去一年級那邊巡了呢...但他大概是從我染成金棕色的頭髮看出我不是什麼好惹的人,他瞪了我與葉楓一眼之後隨即離去。趙翔宇,我在心裡暗自記下他的名字。

「楓,你怎麼過來了?」見那學弟走遠之後,我轉頭向葉楓問道,他平常很少來一樓的阿...難道...!

「這禮拜的貨...被大米跟小綠抄走了...」果然,葉楓帶著歉意說,並且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,他平常在學校專門供應我各種酒類,而這句話代表著要嘛就喝家裡的庫存,要嘛就是上酒店。「唉...沒關係,我喝庫存就好。被他們抓到你有怎樣嗎?」我嘆了口氣,而大米跟小綠是我們給教官取的外號。「小過兩支而已,沒差啦」葉楓聳了聳肩,他一臉無感的表情。「剛剛那個人是誰?」意指剛那個氣燄很高的學弟,「沒有啊,一直亂的小屁孩而已」嘆氣,無奈的口吻。此時敲響了上課鐘。

「恩亨~那麼下個禮拜的份也麻煩你了,下禮拜我要雙倍」我俏皮的用手比了個「2」的手勢並晃了晃,眼神裡閃動著不為人知的光芒,我將貨款預付,並拍了拍葉楓的肩膀,一臉交給我的表情,他會意的一笑,說了聲謝謝,然後走回了三年級的教室。

「阿~等等回去灌冰火」我伸了個懶腰,然後慢慢從集合場走就在面前的、我的教室。

「仕昀你竟然會出去教室?!」一進教室,就聽見俊瑋他們用不可置信的語氣、超大聲地說,我送了他們一個白眼,他們才笑著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竟然能讓我這個除了上廁所、上學跟放學以外的時間幾乎都宅在教室、不出去的人,走出教室,於是我向他們簡述了事情的經過。

「這麼說,仕昀你不就要喝庫存了?」鼎浚趴在桌上問,我一臉悲壯的點點頭,那些可都是平常少見的好酒,不過不喝也不行,不然會越積越多的,我在心底暗自安慰。「是說今天禮拜三欸~」俊瑋用分外熱情的聲音說,還拉長了尾音,眼神也非常的奇怪,「惦惦啦」我馬上猜到了他下一秒會說什麼,所以我直接回了一句,然後把頭埋進手臂裡,趴下繼續睡我的大頭覺,無視旁邊吵雜的六人。此時老師走了進來。

「...物體是由物質所構成,物體所含的量就稱為質量...」自然老師進來聽我們抱怨了幾句「幹嘛那麼早來~」、「厚呦老師你很討厭欸」之類的,然後跟我們笑鬧了幾句,便開始上課,對於我上課直接睡覺的事,她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,因為她會固定找我去做測試,只要那一學期的考過了,我那一學期的自然課就可以睡覺睡到爽,不過如果小黑(主任)或大米、小綠巡堂看見我睡得很爽的話,我就得自行負責了。那時我一聽到,就馬上答應了下來,因為我根本不怕那三個人,既然不怕,這麼好的福利,何樂而不為呢?

想著想著,我沉入了夢鄉。我夢到了一個感覺起來非常熟悉的地方,但黑暗包圍著我,我無法看透,叫囂聲、怒吼聲、尖叫聲不絕於耳,幾乎每個聲音都很熟悉,但我認不出來是誰的聲音,而且始終聽不清楚,一股深切的不安攫住了我。「仕昀!」最後我只聽見一個急切的聲音在喊著我的名字,然後就是下課鐘傳來。

「仕昀,起來了,放學回家囉」騰熙轉了過來,戳了戳我的頭,「好啦...」剛剛的惡夢使我有些口乾舌燥,我用略微沙啞的聲音回答,然後扭開水壺喝了口水。「好啦,咱們快回家吧,今天可是禮拜三呢」毅勳笑著說,並朝其他五個人眨了眨眼,六人的臉上都浮起了不懷好意的邪惡笑容。

「敢說廢話我就宰了你們」背起書包,拿好該拿的家當,我回給他們一個超具威脅性的腹黑笑容,他們這次竟然不怕死,還一直戳我的頭,我一跳,啪啪啪啪啪啪!乾淨漂亮的六連擊,打打鬧鬧中,我們很快就回到了家。一回到家,我馬上衝去洗澡,在寒冷的天氣一回家馬上就洗澡最舒服了~

洗好澡、穿好衣服,我從冒著白霧的浴室走了出來,稍微跟狼焰、狼音、狼羽玩了一下。牠們三隻被我帶回來也有半年了,在成長過程中,狼犬健壯的身體特質在牠們身上顯露無遺,牠們都還未停止成長,用後腳站立起來就快比我高了(雖然我只有一米五就是了...)。牠們乖順,且服從指令,雖然常常趁我們七個出去的時候,偷溜出去跟鎮上的野狗打架。

剛開始的時候,三隻每天都弄得全身是傷,我連續幫牠們包紮了兩個禮拜,受傷的情形還是一樣,到第三個禮拜的時候,我終於忍不住了,於是我拍了拍牠們的頭,語重心長地跟牠們說:要打就要當最強的,懂嗎?牠們絕絕對對是聽懂了,因為後來牠們的傷越來越少、越來越少...直到現在,牠們身上幾乎完全不會有傷口了,經過鍛鍊的身體也變得更強壯,而且身上多了股狼的氣勢與血性。

「我出門囉」拍了拍牠們的頭,牠們起身擺擺尾巴,並精神奕奕的叫了聲回應,我抓起我的書包,跟家裡那六個說了聲後,就牽上腳踏車出門了。至於他們六個人、三間房裡不約而同傳出的曖昧聲響,說真的,我不想知道那是什麼聲音,因為那會讓我晚上睡不著覺。

我單騎騎在不夜之街上,寒冷的夜風呼嘯著向我撲來,我向路旁對我打招呼的人稍微點了點頭回應,再用右手戴好從頭上滑下的外套帽子,我肩上棕灰混色的裝飾用帶子被我纏在手臂上,它們平常好看是好看啦,不過騎車的時候真的有點煩就是了。我在7-11稍微停了一下,吃過晚餐之後再繼續前進,我在後面的停車場停好了腳踏車之後,我理了理頭髮,走進了佳音。

「奕蓁~」才走到前面,我馬上就在櫃檯前看見了熟悉的身影,我小力的撲向奕蓁的後背,奕蓁正在背書,她無奈的望了我一眼,見我不斷亂動,於是她摸了摸我的頭,我這才滿意的停止亂動。「Ivy,這妳家小狗?」櫃台老師噗嗤一笑,把課本還給奕蓁,「對阿」奕蓁再次摸了摸我的頭,我用無辜的眼神望著她,「我不是狗──」「好啦乖狗狗,我們走吧」我正要開口反駁時,領子就被奕蓁拉住,往樓上拖。

「奕蓁?怎麼了?這幾天在學校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我被奕蓁拖到樓上後,本來想大聲抱怨,但轉身卻看見奕蓁張開嘴、想說些什麼的樣子,於是我湊近了她,關心的問,「...有人送我巧克力,而且跟我告白,但是我沒有收那個人的巧克力...」奕蓁小小聲的說著。事情的緣由是這樣的:有個男生跟她告白(不是她喜歡的那個),可是她回絕了,那男的就是一整個小霸王,平時縱橫霸道,從沒有受過氣,被這麼一拒絕,臉色立刻陰沉下去,雙眼都快冒出火來了,他氣得摔下巧克力轉身就走。

「吶......Fenrir,會不會出什麼事啊?」奕蓁那雙平時總是充滿朝氣的棕色眼眸,此時滿是憂慮,我心頭一揪,「不會有事的,有我在」我望著奕蓁說,映著光的眼神堅定而不可動搖。

奕蓁似乎沒想到我的態度會這麼認真,她愣了幾秒,「恩,我相信你」然後她扯開了一抹笑容,原本憂慮的眼神也跟著飛揚了起來,她笑著說她先進去訂正,我應了一聲,她便腳步輕盈的跑進了教室。

「那男的叫『蔡承陽』是嗎...怎覺得好耳熟...」望著奕蓁的背影,我喃喃說道,並試圖驅逐下午夢到、現在又再次環繞著我的不安。

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間兩個半小時的課就上完了,我跟奕蓁叮嚀了幾句,叫她這幾天注意點。然後我就踏上腳踏車回家,路上順道去『Cold Bear』帶了幾箱酒回家。(『Cold Bear』是我們七獸王坐鎮的酒店,也就是上次遇到震雷的那間。)

「嗯?他們三個呢?」我搬著酒進了客廳,只見到俊瑋、毅勳、品瀚,其他三人不見蹤影,但我話剛問出口,我就後悔了。「「「在睡覺」」」他們三人互望了一眼,眼神意味深長,然後同時回了我這麼一句。

「...明天早上不用那麼早叫他們起床,我們這兩天不去學校了,要處理事情」靠邀,我怎麼會忘記這種事情......看來我今天晚上不用睡了,因為我現在已經完全無法控制我的思緒了。雖然我還是故作淡定的和三人說,但三人那忍笑的表情讓我很想揍人。

「好,那我們三個先去睡了,仕昀你也別弄得太晚」品瀚難得說出這種話,由此可見他心情實在超好,「恩,知道了」我點了點頭並應了聲,然後忍住衝上去打爆整個笑出來的三人的衝動。

「我回來了」回到房間,書包往旁邊一丟,我整個人呈現大字形的躺到床上,我撫了撫身旁熟睡的三狼(焰、音、羽)的頭,狼羽張開了金褐色的雙眼,看見是我,輕輕甩了甩尾巴,又閉上了眼睡去。

牠們三個的瞳色與毛色都非常的漂亮:狼焰的毛是棕黑色的,四肢是淺灰色,雙瞳藍的像海洋;狼音的毛是棕灰色的,四肢黑如夜,眼瞳是溫暖的琥珀色;狼羽的毛是棕紅色的,四肢白的就像雪地,牠的眼瞳則是特別的金褐色。

牠們有個共通點,牠們的尾巴在太陽的照射下會呈現漂亮的棕金色。壯實的身形、堅毅的性格,再配上宏亮威武的嚎叫聲──儼然就是三匹威風凜凜的大公狼。

看著三狼的睡顏,我發了幾分鐘的呆,再輕輕從床上爬起,走到了書桌前,翻開筆電,戴上我的耳麥,開啟了英雄聯盟。

然後我驚喜的發現,Benson、Danny、Jim和Jacky都還在線上,於是我點進了他們的聊聊頻道。

『嘿~小朋友們~這麼晚了還不睡,你們明天不上課阿?』我將麥克風調整到嘴邊,然後用怪叔叔搭訕小蘿莉的語調說。相信我,我真的學的超傳神。

『你沒比我們大多少好不?還說我們咧,你明天不打算去學校?」Benson用無奈的口氣說道,然後反問了我一句。

『恩哼,我這兩天都不去了,要處理一些事情』我心情優越的應了一聲,然後接受了他們的遊戲邀請。

我們一直玩到了凌晨一點,他們四個說怕明天在學校撐不住,所以都先下線了。我自己一個人又多玩了大概兩個小時,才感覺到腦袋冷靜了點、思緒不再那麼奔騰,同一時間疲累感也湧了上來,我從椅子上向床一撲,才躺了一會兒,我便陷入了深沉的睡眠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恩亨,看到“上篇”兩字的你沒猜錯,這就是龍龍拖稿的手段...(遭巴XD

由於腦袋異於常人的關係,龍龍在第四章打到一半的時候被同學以及課文刺激到,產生出了奇怪的化學反應......簡單來說,就是偶又要開新坑惹WW(X(語氣不對阿XD

目前龍龍手上第四章下篇的草稿大概有快一千字,而下篇預計差不多四千字...(遠目

總之,龍龍會盡快先把第四章下篇完稿的,然後有空再丟上來這樣OWO

謝謝一直有閱讀龍龍文章的各位,真的非常謝謝OUO

(然後我才不會說我又被禁電腦了XD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龍龍 的頭像
龍龍

自由之翼

龍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